036 买避孕药遭遇的艳事儿(上)

小说:少女的诱惑 作者:深秋依旧

  张翠玲握着张福根的两只手,从自己的身体上拿下去:“福根,你越来越过分了,你要是不送我回去,我自个回去。”
  “别生气啊,我送你还不成吗?”张福根真怕张翠玲一个人回去,有了上次李德顺的教训,她都不敢一个人走夜路了。张福根急忙套上自己的衣服跟裤子,跟着张翠玲的出了苞米地,一路上俩人都没说话。张福根想说,不敢说,怕张翠玲生气。
  到了张翠玲的家门口,张翠玲道:“别忘了那事儿。”
  “忘不了。”张福根回答,张翠玲说的那个事儿肯定就是避孕药的事儿了,而且是时候避孕的。张福根谨记着。
  张福根被张翠玲这么一说,啥心情都没有了,对躺在炕上等着自己的林琳两姐妹也没了性趣,人都是这样,心情不好的时候啥都不想干了,索性就回家睡觉去。
  一进门爹妈就围了上来:“该福根咋样了?人家姑娘瞧上你了吗?”
  “还成,感觉还不错。”张福根打了一个哈欠:“我先睡觉去了。”
  “你看这孩子,你再说说,你跟人姑娘都唠啥了?”
  “啥都唠了,该唠的不该唠的都唠了。”张福根打开自己屋子的门,走了进去。反手关上。
  躺在炕上张福根吧嗒吧嗒嘴,想想骑在张翠玲身上的时候那真叫一个爽,小姐的味儿跟别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不枉他惦记了这么久,以后有机会还得找她玩玩儿。还去苞米地里,那里面安全,还宽敞。
  想着想着也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张福根就感觉自己的下面胀呼呼的,好像有啥东西在自己的上面揉搓着,整的自己很难受,就想找个人过来干一场。
  睁开眼睛一瞅,林琳正趴在自己的身边摸着几个的大家伙。
  “林琳嫂。你咋这么早啊。”张福根揉揉眼睛,握着林琳的手塞进了自己的裤衩子里面,让她直接就能摸着自己的大家伙。
  “福根,昨天晚上你咋子没去了,嫂子等了你一宿,再过两天你二狗子哥就要回来了。”林琳的握成一个小圈圈形状,套在张福根的家伙上,顺着他家伙的头一路撸向家伙的根部。如此反复的运动着。“你不是说跟我那妹子都整的差不多了吗?咋不去呢,你要是去嫂子让你把我们两姐妹都干了好不好?”
  “我昨天晚上喝的有点多了,回来躺着就睡着了。”张福根撒谎道:“要不今儿晚上我过去,好好的伺候伺候你们姐俩,咱可说好了,是姐俩啊。”
  “恩,姐俩,嫂子啥时候骗过你啊。”林琳握着张福根的手紧紧的收了一下,继续有节奏而又温柔的撸着“那你今天晚上可一定要过去啊。”
  “好嘞,你就放心吧,有这好事我还能不去吗?哦。”张福根低声叫了一下,被人用手弄着也挺好,林琳那双小巧白嫩的手这么一搞,自己还真有点浑身发热:“嫂子,你这么搞就不怕我爸妈看着啊。”
  “怕啥的,我进来的时候门都插上了。”林琳一阵轻浮的笑:“嫂子这不是想你的大家伙了吗!先过来摸摸。”
  “想你就上来咱俩先干一会儿呗。”张福根说着就要拉林琳上炕。
  “不成,你嫂子叫起来那动静大着呢,尤其你这个大家伙一进去,更受不了,还是等晚上吧,我就这么摸摸就过瘾了。”林琳说道:“今儿晚上你要是再不去的话,我就把我妹子送回去。”
  “肯定去。嫂子,你裤衩现在湿乎乎的了吧,让我摸摸。”
  “那你就摸摸裤衩就行了,别的不许摸,要摸晚上让你摸个够。”林琳的身子往前一凑,整个玉门到了张福根的脑袋边上,张福根解开林琳的腰带,手顺着她的裤子就摸了下去,可不,湿乎乎的一片:“嫂子,你咋还湿成这样呢。”
  “嫂子一想到你那大家伙进来就湿了,一个人在家里琢磨的时候还湿呢。”林琳说道:“你别抠嫂子啊,不行,我要受不了了。”
  “是吗?我这不是隔着裤衩子抠着的吗。有那么邪乎吗?”张福根一笑。
  “真不行了,哦~~~~~~。”林琳控制着声音,尽量不大声的叫出来。以免惊动了老两口。
  “我还没咋地,你就叫着不行了,那要是我把我的看家本领拿出来你还不得让我饶了你?”张福根的手带着裤衩子的布料抠进了林琳的玉门,在她的洞壁上轻轻的这么一按,之见林琳当时就抽回手抱着张福根的胳膊:“福根,别整了,嫂子都想要了,晚上啊。”
  “好啊。那就晚上找你去。”张福根扑哧抽回手,帮着林琳提上了裤子:“嫂子,你那儿可真强,淌出来的水都够洗澡了。”
  “你净胡说,这么点水就够你洗澡?”林琳站起来整了整衣服:“福根啊,那我就先回去了,晚上记得一定要来哦,一定要来。”
  “知道了,不能忘了。”张福根应着。
  张福根早上扒了一口饭,也没啥子好吃的,就想着今儿反正是到乡里去,就去吴兰那儿蹭一顿去,也不知道她今天有没有课,看看日期,是周日,应该在家。
  出了门儿,张福根准备坐方便车去,在门口站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着方便车,倒是碰到了马长川两口子:“你们俩干啥去啊?”
  “去乡里。”马长川坐在摩托车上说:“打算给你嫂子买两套衣服去,这不,她的衣服都穿旧了,也得换几套了。”
  “好啊,我正愁着去乡里没方便车呢,就坐你的摩托吧。”张福根也不等马长川说话,就跳上了摩托车。双手支在摩托车的后架子上:“走吧。”
  “你坐稳当了啊。”马长川交代。一拧油门,摩托车嗖的一下子就窜了出去,差点就把张福根甩到了地上。
  “你慢点啊,”张福根喊着。
  “你说啥?我啥都听不着啊。”马长川所在的位置正好是风的上游,所以他说的话张福根能听见,张福根和苏巧云在风的下游,他们说啥马长川都不见。
  马长川的摩托车这么一耸,张福根的手脱离了车子的后架,一下子就抱住了苏巧云,两只手抓在了她的两只兔子上,张福根的这一举动绝对是无心的。被抓的苏巧云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张福根心想,这是明摆着让老子抓呢。那好,我抓我抓我抓抓抓,一通神抓下来,苏巧云依依呀呀的声音顺着风声就飘了过来,在张福根的耳边久久的回荡着。这样都成?张福根笑着,手向下一滑,想解开苏巧云的裤子看看会不会有点反应,滑倒了她的腰上一摸,没有腰带,这娘们几天穿的是松紧带的裤子,张福根的手很轻松的就贴着她的肉皮滑了下去,滑着滑着就不滑不动了,停在了苏巧云的那堆小毛毛边上,因为俩人都是坐着的。一来是张福根的胳膊不够长,二来是苏巧云的玉门压在了摩托的座位上,根本就碰不着。
  这样也挺好,张福根就摸着苏巧云的毛毛玩了起来,一根一根的数着。
  车子此时已经出了村子,在路上一阵狂飙。
  苏巧云的身子突然就往后一仰贴在了张福根的胸膛上,她这么一仰,玉门就隐隐的漏了出来,张福根的手用力的往下一滑,碰触到了苏巧云的两瓣花瓣,轻轻的拨弄开,又到头了,在想进一步已经不可能,除非苏巧云的身子再往上动一下。索性,张福根的手指就在她的两瓣花瓣中间翻云覆雨起来。
  “你的胆子真不小,在车上也敢弄。哦。”苏巧云的脸贴在张福根的脸上,轻轻的说:“你就不怕马长川看见啊?”
  “我有啥怕的。他专心的骑着摩托呢,这儿的道又不咋好,他敢回头瞅吗?”张福根的嘴巴贴在苏巧云的耳朵上说:“他现在还天天晚上折腾你啊?”
  “恩。他啥都不整,还是那样,直接上来就进去,然后一会儿就完事儿了。”苏巧云把着张福根的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面,按在自己两只兔子上:“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还是你厉害,最知道疼我了。”
  “哈哈,你那儿现在看小说^.V.^请到被他进入的时候还疼吗?”张福根问:“有没有我第一次进去的时候疼啊?”
  “都啥时候了,还疼啥了,就感觉他那玩意儿没你的粗,进去了也不舒坦。”苏巧云娇嗔的说道:“还是想跟你好好的搞搞。啊~~~~~~~”苏巧云叫了一声,因为路上的坑坑包包很多,刚才路过一个高包,马长川的摩托又骑着很快,由于惯性作用,苏巧云的身子一下子就飞了起来,而此时张福根的手指刚好顺着她泛滥的玉门口滑了进去,捅的她好不舒坦,身子落了下来的时候,张福根的手又再次滑出,像是男人的一次冲刺一样。搞的苏巧云的身子酥酥软软的,更加无力的贴着张福根。
  “咋了?刚才是不是老舒坦了。”张福根笑着继续拨弄起她的花瓣,湿湿的花瓣摸上去软乎乎的,还很柔嫩。女人的这个东西长的就是好。“要不咱再让他快点,一颠簸,你就更舒坦了。”张福根提议。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