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十几人后面开花大激情

小说:少女的诱惑 作者:深秋依旧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张翠玲就穿上衣服,恋恋不舍的回了家,张福根给张翠玲送到了院子里,同样是依依不舍的张翠玲的屁股上揉搓了半天。又摸了摸她的两只兔子,把手伸到她的裤子里面,在她的玉门里面又使劲儿的抠了抠,把张翠玲搞的浑身瘫软后,张福根收了手,他就是想要这个效果,让张翠玲以后都能时不时的想要自己的大家伙,这回算是给她留下一个悬念,让她先惦记着。
  “我要回屋了。”张翠玲靠在墙上跟张福根同样是一身酒气的四目相对着。
  “恩,回去吧。”张福根在她面前。
  “你明天就要上村委会上班去了,以后就没时间来看我了吧。”张翠玲含羞说道。
  “咋子就没有了呢,我一有时间就来找你,再说了,我不是都答应你把你整到村委会了吗?!今天选上的那个妇女主任长的也忒磕碜一点了。”张福根想到选完村长又选的那些村干部,就没一个是自己得意的,各个都长得惨不忍睹,早晚都把他们拿下,换成自己稀罕的人:“就这样吧,明天一早就把那个妇女主任给打发走了。”
  “福根,这么做不好啊,人现家也是选上的,不是你能说了算的。”张翠玲提醒他:“你别干傻事啊,姐才不稀罕那个妇女主任呢。”
  “恩,我尽量想办法吧,你不是困了吗,先回去睡觉吧。”张福根说道:“我也要回去了,明儿早点去,显摆显摆。”
  “福根,我还想跟你在唠会儿。”张翠玲就是倚在墙上不动弹,刚才被张福根搞的那才叫一个**,那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感觉到那种感受:“我不困,睡不着。”
  “好啊,那就再唠一会儿,姐,你想说点啥。”
  “要不,你就陪着我在这呆一会儿吧。”张翠玲猛的抱住张福根的脖子:“姐,害怕一回去就想起那些事儿,整宿整宿的睡不好觉。”
  “姐,你就是又想要了吧。”张福根明白张翠玲的意图,手顺着她的衣领伸了进去,抓住她的两只兔子毫不怜惜的抓了起来。
  “福根,恩~~~~~~~~你好厉害啊,你让你尝到了男人的味道。恩~~~~~。”张翠玲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想一下子满足了自己之后就不用再去想别的了。
  “姐,只要你想要,我就是玩了命也要。”张福根蹲下来,解开了张翠玲的腰带,裤子连同裤衩子一下子就拽到了她的脚面子上,一只手握着张翠玲的脚腕,一只手按着她的裤子,那条在张福根的动作下完全的脱离了裤子的束缚,张福根慢慢的分开张翠玲的两条腿,让她劈的足够自己的脑袋钻进去,顺着她的张福根的舌头很快就挪到了张翠玲的玉门外面,舌尖一卷,插了进去。
  “恩~~~~~~~~。”张翠玲一声闷哼,她知道这是在外面,而且隔壁的李德顺家里还亮着灯,所以她不敢尽情的叫,只能憋着。
  张福根的脑袋朝着张翠玲的那粒黄豆粒拱着,嘴在张翠玲的玉门不住的翻滚,尤其是自己的那条舌头,游刃有余的在张翠玲的玉门里面不断的搅起一阵又一阵的新潮,让张翠玲的整个身子结结实实的贴在墙上,跟着自己的节奏缓慢的僵硬着,之后瘫软,再僵硬,如此反复的运动。
  “福根,你的家伙硬了吗?姐还想你插进来。”张翠玲说道:“福根,你能行吗?恩~~~~。”
  “当然能行了。”张福根笑着说道:“就是射不出来,我也要好好的伺候着姐啊。”
  “恩!~~~~~~~那你就插进来吧,姐要,姐现在想要了~~~~~恩。~~~~~~~。”张翠玲说道:“你慢点进来,我怕我叫出声,恩~~~~~。”
  “好嘞。”张福根应声掏出自己的大家伙,按在张翠玲的玉门上就捅了下去,扑哧~~,张福根在张翠玲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抽出了自己的家伙,接着是贴着她的两片花瓣又扎了下去,这次的力道更猛,顶的张翠玲的身子一颤:“恩~~~~~~~福根,你这么,这么搞~~~~~~~恩,姐姐,受不了的。恩~~~~~~受不了,要,要叫的。哦~~~~~~~~~。”
  “受不了你就叫吧,大半夜谁不睡觉跑过来瞅咱俩啊。”张福根一阵猛烈的撞击:“姐,整的太慢了,我就没啥子感觉了。”
  “哦~~~~~~~福根,不行,慢点。哦~~~~~~我真的憋不住了,哦~~~~~。”
  “那你就别憋着啊,你叫吧,我愿意听你们女人在我大家伙下一声声的交换,说明我的家伙厉害着哩。”张福根说道:“姐,就咱这家伙啥样的女人碰着不迷糊啊。”
  “恩,哦~~~~~~~我,我也迷糊,哦~~~~~~~干的我迷糊,哦~~~~~~~~。”张翠玲吐着酒气:“福根,要慢,慢点哦。”
  张福根刚下把速度降下来,只觉得一阵光芒一闪而过,定睛一瞧,是一辆车子停在了李德顺家的门外,车门一开,下来了几个人。
  张福根急忙拔出家伙,被人瞧见了可真不是闹着玩的,现在自己是村干部,是村长了。不比以前。
  张翠玲也吓得合着嘴巴一声不吭,忙蹲下来套上裤子提了起来。“福根,这帮人半夜来干啥啊?”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吴大疤他们。”张福根穿好了裤子趴在墙头上仔细的看了看,还真是吴大疤带着一群人来了。
  一进院子这帮人就咋咋呼呼的说要整死李德顺。气焰十分的嚣张。
  “吴大疤,你这半夜的带着这帮人来干啥啊?”张福根还想找个机会谢谢吴大疤呢,要不是他在村委会上闹出来那么一出,自己肯定没戏了。“瞧你们一个个恶狠狠的,是不是要干仗啊。”
  “张福根啊,妈的,这个李德顺背后搞老子。”吴大疤怒气冲冲的说道:“这个孙子,居然往上边打电话,说老子的KTV里全是小姐,妈的,害的我花了不少钱摆这事儿。”
  “这家伙还能干出这事儿呢,他不是还找你帮过忙了吗?”
  “不跟你说了,我进去找他。”吴大疤拽开李德顺的门,带着人就冲了进去。张福根跳过院墙跟着去看热闹。
  吴大疤闯进去的时候,李德顺正搂着他婆娘睡的香甜。
  “你***给我起来,装啥子幸福。”吴大疤带来的一个小弟照着李德顺的脑袋就打了几下:“你的觉还真大,我们进来都不知道?”
  “哎呦,是大疤兄弟啊。”李德顺揉揉眼睛:“你咋还来了呢,坐,快点坐。”
  “我坐啥子坐啊,给我揍。”吴大疤在一边点上了烟,扔给了张福根一根。
  几个人把李德顺从被窝拽了出来一顿揍。
  “你知不知道我为啥子要揍你啊?”吴大疤叫手下人停手,自己优哉游哉的吐着烟圈。
  “是a啊?你为啥子要揍我啊?”李德顺抱着脑袋蜷缩在墙角上。
  “你还跟老子装是不是?你不是能举报我那儿有小姐吗?害的我花了几万块钱,你说这笔帐咱俩该咋算啊?”吴大疤眼睛一横:“你是不是得还我啊?”
  “几万块》?我哪有那么多钱啊?”李德顺浑身都哆嗦,没有否认这事是他干的,也就是说这事儿还真就是他干的:“我现在手上真的没钱了。”
  “没钱你还敢背后使坏。”吴大疤上来就是一拳。
  在吴大疤拳头的冲击下,李德顺的脑袋撞到了墙上,当时鲜血就流了出来。
  “还钱不?今儿你要是不给,我就让你残废了。”吴大疤的脸都气的走形了。
  “我也想给你,可是我手上真的没钱啊。”李德顺苦苦的哀求着:“求求你,放了我吧。”
  “你说你啊,背后使坏的那个劲儿呢,早知道自己这么熊包一个,你还敢搞老子?”吴大疤越说越来气,拳头跟脚全都使了上来,在李德顺的身上就像是梨花带雨的落了下来,打累了就坐在了炕沿边上叫手下的人接着招待李德顺。
  一番下来,李德顺躺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出,双手抱着脑袋,很是安分。
  “李德顺,你说这事儿咋办啊?”吴大疤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我给你,先欠着。”李德顺一下子就老实了。
  “欠着?你当我傻啊?我拿出去的都是现钱,你说要欠着?”
  “我卖粮了一定还你,一定还。”李德顺都不知道自己的事情办的这么漂亮,整的这么天衣无缝咋子就让吴大疤给知道了呢。
  “别啊,都是熟头熟脑的。”张福根此时站了出来:“那个啥,大疤哥,他现在也确实是没钱了,你就别这么逼着他的了。我看这样吧,让他给你打个欠条咋样?”
  “欠条?”吴大疤问:“那我的利息了,算在里面。”
  “要啥子利息啊。”张福根用眼睛瞟了瞟裹着被子坐在炕上的李德顺婆娘,扬着头暗示吴大疤:“你就随便搞点啥子就当利息了呗,兄弟们都跟你来了,也别让他们空着手回去啊。”
  “恩,成,我今天就给你们村长一个面子。”吴大疤当然明白张福根的意思:“这样吧,你先写个欠条,利息我也不要了,就让我们哥几个在你这乐呵乐呵。”
  “成啊。”李德顺急忙拍了拍屁股站起来,找出纸笔就给吴大疤写了一张欠条。
  “你滚出去吧,我兄弟们要乐呵了。”吴大疤一个眼色,几个兄弟跳上了炕。
  “这。”李德顺惧怕吴大疤的势力,只能乖乖的出去。
  他这边一出去,那边几个明白事儿的小弟上来就把吴大疤的婆娘扒了个精光!:“吴哥,让你都整老实了,你先来过瘾吧。”
  “我对她没兴趣,这个是给你们哥几个的。”吴大疤叼着烟煞有介事的看着众位兄弟:“我跟你们说啊,这可顶上咱的利息了,你们要玩就玩个过瘾,咋够劲就咋干。”
  “明白了。”一个小弟迫不及待掏出自己的家伙塞进了李德顺婆娘的嘴里,手按在她的头上来回的带动着。
  那哥们也不管李德顺的婆娘是啥子感觉,反正就是想让自己的快乐,几下冲洗下来,李德顺的婆娘干呕起来,她的嗓子眼已经快被男人的大家伙扎烂了,她的下面自然也不能幸免遇难,另一个哥们的手指早就伸到了李德顺婆娘的玉门里面,用力的抠啊抠啊,好像是在给她做清扫一样。
  李德顺婆娘僵着身子任他抠着,从他的手上传来的触感她知道他现在十分的危险呢,她一动都不敢动,上面跟下面同时被人玩弄着,更不敢反抗,她是怕自己的一旦真的反抗了,她的动作会刺激到他们早就已经亢奋的身体,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幻想着尽快结束这种难受的折磨。
  “哦~~~~~~不要弄了。哦~~~~~。”上面的男人终于在她的吞吐中忍不住,把自己的那点精华毫不保留的都直接就喷到了她的嗓子里面,李德顺的婆娘只能把她的东西咽下去,因为下面的那个人更加的刺激着她的每一根血管,搞的她现在浑身都痒痒,不过一瞅眼前这么多的丑男人,她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渴望。“哦~~~不要抠了,哦~~~~~”她虚弱的哀求着。
  “还没弄过瘾呢。”那哥们嘿嘿一笑,又加入一根手指,两根粗壮的手指在她的身子里面慢慢张开,撑开了她紧滞的的通道,并开始好奇的四处探索。
  那个男人的抽动,逐渐的引起了让她颤栗的热浪,身体也随着两根手指的变得越来越虚弱,一股子粘液从她的身体里面流出来。让她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此刻身边的众多男人也都凑了上来,分别在她身体上的每一个地方把玩揉搓着,尤其是她的两只兔子,在两个人的手中变形,自己的嘴巴又有一根木棒一样的家伙冲了进来,李德顺的婆娘积极吸取上次的教训,用手握住男人的家伙,然后含在嘴里,闭上嘴,夹住他的最外面那层皮,慢慢的进行吞吐。
  下面的那个男人加速了手上的动作,并恶狠狠的伸入了第三根手指。
  “哦~~~~~~~~这么多手指。哦~~~~~~~~。”李德顺的婆娘叫了几声,接着把男人的家伙含在嘴里吞吐。
  她下面的那个宽松的通道内壁被撑到了极限,在进去一根手指,相信就能撑破一样,玉门似乎是受了伤有着一股微微刺痛的感觉,但同时也带给她更强烈的感受,虽然男人的家伙还含在嘴里,她依旧是依依呀呀的发出小猫般的叫声。
  下面的那个哥们越来越发飙,三根手指在她的玉门里**的速度越来越快,搞的李德顺的婆娘浑身一硬,躺在了炕上,几个如狼似虎的哥们又扑上来,十来个人把她围在了中间。下面的那哥们在最好的充足的准备后,拎着自己的家伙就扎了进去。
  “哦~~~~~~~~。”李德顺的婆娘双手分别握着俩个男人的大家伙:“不要啊。哦~~~~~~。”
  “你不要我就不捅你了?”男人提臀猛战,几个回合下来被身边的男人拉起来,又一个冲了上去。
  群殴?!张福根瞪大了眼睛跟吴大疤在一边边抽烟边瞧着,真过瘾,这可得好好的看热闹。
  接连下来了三四个人,忽然就有一个人从兜里掏出来了一管子胶水一样的东西,咧着嘴说道:“幸好我这还有润滑剂,咱给她来点更刺激的。”
  “好啊。”众人均表示赞同。
  那个插在李德顺婆娘玉门里的哥们抱着她一翻身,让她整个人都在自己的上面,然后双手搂住她的脖子,让她趴在自己的身子上面,之后由下而上的进行着规则的,被他这么一弄,李德顺的婆娘屁股朝着外面撅了起来,自己紧紧的贴着男人的胸膛,只要她有想抬起身子的意思,男人就会把她搂的更紧,粗暴的让她感觉到脖子很疼,所以她也不挣扎了,任凭这帮男人在自己的身子上胡作非为,不过下面在经历了几个男人的后,李德顺的婆娘很是满足,得到她想要都那种感觉,觉得整个人都飘起来一样,这些男人上来就是猛烈的,刚刚速度慢一点的话,又一个男人就会扎进来,因此她一直都处于那种极度的膨胀快感中,这些男人的家伙大小不一,长短不同,更能从各个角度满足她的强烈渴望,几番下来,她闭着眼睛享受起来,她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的男人,很棒:“哦~~~~~~~~~~换人,哦~~~~~~~你们都来插我吧。”
  那个男人挤出来了一点黏糊糊的东西涂在了李德顺婆娘的子上面,然后又在自己的小弟弟上涂了一点,挺着自己的家伙在她的屁股上晃动着,几下子之后男人才一点点的插了进去,完全进去的时候,李德顺的婆娘脸都变了形,自己的屁股被撑的浑身都疼,就像是被人扯着硬撕开一样:“啊~~不要啊。疼~~~~~~啊~~~。”
  “你疼,老子可舒坦了。”那哥们闷哼了一声,加快了速度,噗噗的在她的屁股上,躺在李德顺婆娘身子下面的那哥们更加的狂野起来,旁边还有一个哥们拎着家伙塞进了李德顺婆娘的嘴里,让她想叫都叫不出来。
  李德顺的婆娘后面被男人插得生疼,下面又被另一个男人搞的很舒畅,两种感觉掺杂在一起,倒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
  终于后插进去的那个哥们受不了了,拍着她的屁股大喊::“哦~~~~~~出来了,受不了了。比干黄花大姑娘还过瘾呢。哦~~~~~。”
  “你到外面射去,该我了。”一个哥们早就在自己的家伙上涂了厚厚的一层,待那个哥们拔出来后自己二话没说就扎了下去。
  “啊~~~~~~~。”李德顺婆娘尖叫一声,在她完全没有防备下的这一击绝对的疼,疼的她眼泪都出来:“疼死我了。”
  “你有不是雏子,有啥子疼的,是享受的吧。”扎进去那哥们幸灾乐祸:“不要跟老子装纯洁,要不然。”
  “真的很疼啊。啊~~~~~。”李德顺婆娘咬着嘴唇:“你慢点行吗?”正说着话,一股暖液再次喷进了自己的嘴里:“恩~~~~。”李德顺的婆娘又咽了下去。
  “这还能疼?我看你就是装的。”那哥们也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上来就是猛干,干了一会儿,身子一抽搐,趴在了李德顺婆娘的身上拱了几下:“我的妈呀,要命了,真紧啊。”
  “哎呀~~~~~~~”李德顺的婆娘的玉门此时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快感了,全部都感觉都集中在屁股的疼痛上,当真是疼痛难忍,第一次被人插后面,她很紧张,越是紧张就越是觉得每个男人的家伙都那么粗壮的撑着自己的屁股,真要把自己的那里撑破一样。
  “该我了。”一个膀大腰圆的爷们也走了过来,拎着自己的家伙在李德顺婆娘的面前晃了晃:“这大家伙你还满意吗?”
  “啊?”李德顺婆娘当时就傻了,这么大的扎进去还得了!:“求你了,你插我那里吧,我那里也很窄的,而且现在有很多水,你直接就插进去了。”
  “你当我傻啊,你那儿都叫人干了多少年了,还能窄?我就要插进你的屁股里面。”男人边笑着边往自己的家伙擦着润滑剂。“还是后面的好啊,窄窄的,扎进去舒坦,刚才那两个哥们还说呢,你的扎进去就跟黄花大姑娘似的,我也得尝尝鲜。”
  “没有啊,求你了,不要插了,我真的好疼啊。”李德顺婆娘叫喊着:“真不行啊。”
  “你还挺能说的。”身下的男人听她絮絮叨叨的觉着烦,于是抖动起自己的屁股,一下快似一下,一下比一下猛烈。
  “哦~~~~~我,我,哦~~~~~~~~~快点,哦~~~~~~~。”李德顺的婆娘终于又找到了这种能飞起来的感觉,手按在男人的胸前反复的摩擦:“兄弟,你狠干我,快点,快,干,哦~~~~~~~~。”
  “你个小骚娘们,我就知道你巴不得我们这帮人干你呢。”男人猛烈了一阵子后恢复了平淡,那个准备好的爷们也抓住了李德顺婆娘的屁股,家伙在她的子外面运动了几下后,有试探了几下,扑哧就插了进去。
  “啊~~~~~~~。”李德顺婆娘浑身一颤,紧紧的抓着下面男人的肩膀:“我,我好疼~~~~~好疼啊。”
  “别叫了,一会就不疼了。”后面进去的那个哥们搂着李德顺婆娘的小细腰猛攻了几下,随即慢了下来。
  可能是在他的猛攻下李德顺婆娘的子会很疼,几乎疼到了麻木,但是男人一下慢下来之后,她就感觉轻松了很多,玉门的快乐感觉再度侵袭过来。
  “哦~~~~~~舒服多了。哦~~~~~~插我吧。哦~~~。”
  “早就知道你忍不住了。”下面那个哥们一阵猛捅,最终再她的身子下面败下阵来。交出了自己的那点东西!
  有不太喜欢后面那个眼的一个哥们急忙替代下来,躺在了李德顺婆娘的身子下面。撅着自己的大家伙就挺了进去,压根就没给她考虑的机会,挺进去后就是猛烈的,看样子一定是好久都没有干过女人了。
  张福根在最后一个人在家伙上擦完了润滑剂后,跑过去把剩下的半管要了下来,揣进了兜里,心里惦记着也要跟这么玩一看小说^.V.^请到回儿,尤其是听着那几个人说扎进去好比处子的那儿还要窄还要紧,张福根就更想试试了,不过这种事情他是不会在李德顺婆娘的身上试的,她现在一瞧见谁的大家伙插进她的那里就迷糊哆嗦。
  接下来的几个人又纷纷在李德顺婆娘的身上都发泄了一下自己,全部都完事儿后,有两个还意犹未尽的在李德顺的婆娘身上蹭着,想着能有把自己的大家伙给蹭硬了,然后在干一顿。
  再看躺在炕上的李德顺婆娘,浑身上下基本上都被那种那嫩的液体包围着,嘴巴上,玉门前,还有屁股上,都是黏黏的一层,嘴里不住的喘息了,似乎真的是爽快到了淋漓尽致的样子。
  “哈哈,我又硬了。”一个骑在李德顺婆娘身上的兄弟乐的手舞足蹈,接着就劈开了李德顺婆娘的两条大白腿:“老子,今儿还能再干一次了,想想都爽翻了。我。”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