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嗣修番外2

小说:苏肉难寻 作者:苏栩

好像我以前从来不曾这般逢场作戏过。
  集美楼还是很少去……我不想花那么多冤枉钱,去了就跟她们聊,聊完了就赶紧走人。最倒霉的一次是忘记那规矩了,大白天的去了,结果连大门都没开。
  就这样的了解着书上所没有的国计民生,就这样和小苏探讨着民情,直到有一日,她忽然很讪讪的说她不能再同我见面了。也罢,这个月我超支无数。
  再说,把她从王侍郎那里要来,做我的军师也不错。想必,王侍郎看我爹的面子,不会不放吧。
  自认识小苏以来,我似乎有些许改变。宁怡说我最近不喜欢坐书房了,喜欢出去溜达,应酬也多了,不像从前那样刻板,对敬修似乎也不是那么苛刻了。然后宁怡说,她依旧没有怀孕。
  那就只好,再努力。
  王侍郎回来了,正好,去见见他,顺便说一下小苏的事情。因为上次落水的事件,我和他都客套的说着话,怕一不小心引起尴尬。然后慢慢的提到小苏身上,他果然碍于情面,不敢拒绝,呵呵……有个好爹爹还是很占便宜的,虽然这么说,似乎不太厚道。他将小苏叫了出来,让她选择,结果小苏二话不说就要跟王侍郎,这倒奇了,都说人往高处走,这个小苏唱的哪一出?虽然被挫败了有些沮丧,不过这不代表离开了小苏就不能活。我起身告辞,眼角突然觑到小苏悲悯的目光。
  是错觉吗?我,有什么值得悲悯的么?
  父亲的痔疮似乎一日甚似一日的严重,我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候都不好说什么,似乎觉得谈这个是对爹的侮辱。
  有一天,家里来了客人,父亲草草的应付了几下,让我带着这个丘大人去王侍郎家拜访。呵……终于让我做这种事情了,敬修似乎颇为不屑的样子。又能如何,出生在这官宦家中,一切都跟父亲的前途我的前途扯在一起,何况,父亲似乎还挺欣赏丘大人,或许,或许,或许也有几分本事。
  丘大人出手极其阔绰。父亲对他也算另眼相看,嘱我亲自带他去王侍郎家。在王侍郎家看到一个还挺憨厚的书童站在他身后,小苏却不知去了哪里,王侍郎说她做管家了,忙了。读书人,做事情说话都不要太直白,我委婉的表达了意思,便及时告辞,丘大人留下了两千两的银票,两千。一个菜农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果然王侍郎保荐了丘大人。既然以后做同僚了,父亲说丘应该再去王府一趟。本不用我,不知为何,自告奋勇再去带路。或许,或许我内心在期待一些什么东西。这个王飞龙,虽然以前很木讷,却也明白银子的好啊。想到这里,忍不住哈哈笑了几声,这个世界上,看来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
  竟然遇到小苏。看着我们带着礼物眼睛里面竟然有嘲讽。不可思议,这样的丫头还会不懂官场么?连妓院都懂的人,这个还会不懂?她冠冕堂皇的说了一番话,非常的清正无私的样子,就像我的父亲一样,他每次也这么说,虽然来者不拒。脸皮有够厚的啊……
  过了几天,就是鬼节,给祖父拜祭。赫然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弹劾父亲,皇上夺情,一幕幕的,谁知道人生竟然会这样呢。也算,也算祖父地下积德。家里收到无数盒子,都是拜祭老太爷的,连王侍郎也不例外。懂得知恩报答了?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或许又是小苏教唆的。
  那日送去的两千两银票,那日送去的礼物,全数退回,外加几样果品。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涌上心头,装什么呢这是,狠狠的把礼物扔到一边,这个,是提醒我什么?还是想说明什么?
  留作己用。
  鬼节后一天,下朝,父亲照旧在宫中议事,我先回去。刚走出不远就听见后面远远的有人喊,回头一看却是王侍郎,脸上还带着莫测的笑容。怎么,想把两千两银子要回去了?
  他迫不及待的说:“小苏送我一份生日礼物,特与大人共赏之。”内心有些不快,炫耀?旁边一些大人也凑过来看热闹,于是大家看着痔疮全攻略几个字,看着王侍郎的脸色风云变幻,看着他委屈着口吃着说他没有痔疮。大家于是哄笑,安慰他痔疮很常见,不必挂心上。越安慰王侍郎越委屈,竟然怒气冲冲的走了。
  我捡起了书。痔疮秘籍?莫非,小苏从人走路上能看出来什么?可是她也不过见我父亲一两次而已。我叫来千金堂的孙川贝,让他看看这个册子可是有什么可取之处,孙川贝看的很认真也很激动,看来,父亲有救了。打发走孙先生,让府里的人照抄一份,再给王侍郎送回去。临走前看了一眼小苏,真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可惜,没有。我太驽钝了么?
  过了几天,从集美楼那里听说,户部的王侍郎妙手回春,赫然朝廷新宠。不久便收到了带着油墨香的千金堂痔书,赫然写着苏旺两个字。
  黄河水患,父亲想让潘季训出山,只是一个平民直接做工部尚书,不太好吧。而且现任工部乔尚书怎么处理?连父亲自己都说,直接插手这种事情,未免显得自己太跋扈。
  又去王侍郎那吹了一阵风。父亲已经见过潘大人,着他先进行报表,待过几日便可名正言顺的施工。王侍郎跑来和父亲说了一堆乔尚书和刘驷琪的事情,父亲暴怒刘驷琪何以不早先告诉他,看来,这次连刘驷琪也难逃厄运。
  果然,东厂先斩后奏。乔耀祖命丧五十军棍,刘驷琪半身残废,潘季训如愿以偿。这就是权力啊……真好。
  祭祀。膝盖红肿,父亲痔疮再犯,险些晕倒,有几个内阁大臣体力不支,当场抬了出去。祭祀完后,父亲中暑倒下,顾不得自己的膝盖,赶紧喊大夫来。看着病榻上的父亲,生出来一些忧愁。敬修好死不死的补充了一句:“大哥,刘哥怎么被罢官了?爹不是还挺喜欢他的么?”看了他一眼:“刘驷琪的事你别插手。”
  这样抑郁了几天,忽然小苏和孙先生来拜访我。这,这也太有趣了。话说了几句,小苏就直切正题说要跟我借三百两银子,笑话;果然一会又委婉的说三百两银子以分红的方式兑现给我,并要立契约。想让我罩着这个药膳?最后她笑眯眯的说,让父亲给题名。这,才是她的目的吧……父亲的墨宝一向不吝,不过却都是为一些名儒世交,写个诗,题个词,如今写个招牌,她聪明啊,真会利用啊。
  我怯怯的找父亲说孙大夫要开一个酒楼,想请父亲题个字,大约是鲜少同父亲开口说这种话,他爽快的题了,并说孙先生有什么难处可以来找他。当然,代价是孙先生的贴身治疗。
  千金楼开业那天我便亲自上阵了,内心还有自己的想法,这里,也可以像集美楼那样,探听到一些趣事吧。为了拉大场面,我特意广发帖子,还请了冀州守备戚继光大人,可惜他有事情不能亲来,便派来了自己的子弟兵,很是威风。
  像我想像的一样壮观。光凭张嗣修三个字,不会这么壮观的,他们惧怕的,也不过是张嗣修的爹。撇下这些事情不谈,桌子引起我的好奇,可以转来转去,很是方便,听说是小苏弄的物事儿,还挺手巧。
  回家之后,敬修便腆过来问我千金楼的事情,知道的还挺快,敷衍了一下。他笑着说:“你若不告诉我,我就告诉母亲大人你去妓院。”谁怕谁啊,我看着敬修不屑的说:“你说谁带我去的?要不要查查你的花销?”敬修就不做声溜在一边。
  好久都没和宁怡正儿八经的说话了。想到有些冷落她,觉得于心不忍,后来又想到男儿本该如此,就释怀下来。看到周儿日复一日的长大,很是快活,就对走过来的宁怡笑了几下。她笑着说:“相公,我有身了。”脸上一脸娇羞。
  又有了?说不上是高兴还是惊奇,点点头,“好好养着身子,别做什么事情了。”她点点头,一如多年前嫁来时的温顺。
  又到年底,开始忙,孙先生偶尔来送花红,吞吞吐吐,大意无非就是敬修经常去吃吃喝喝,记账在我头上。真是头痛……让孙先生自己看着办。和敬修一起去各位大人家转,在王侍郎家中又看到小苏,似乎看敬修颇为不顺眼,虽然我也看着不顺眼,可是外人看我弟弟不顺眼我还是很不高兴的。二弟虽然好玩,却不是笨蛋,只一会功夫就对小苏产生了兴趣,大约想起来他的门客了。稍微警告了他一下,便继续拜访各位大人。
  
  新年了。阖家终于坐在一起吃饭。每年,也就这一次吧。
  宁怡刚刚怀上,肚子也看不出来,母亲欣喜的很,顺便催促着敬修。敬修略带夸张的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父亲抬头看了他一眼:“是么?”谁都不敢搭腔,默默吃饭。
  过的年去。不久就调整。父亲大笔一挥便是几百人的起落,我,礼部尚书;敬修,刑部主事。父亲说,敬修,成家立业,你该成家了吧。
  敬修就有了一个妻,三个妾。
  敬修新婚不久,我便要出使朝鲜,名为出使,实为和朝鲜国做好攻守同盟。前几日一个金发碧眼的毛人寻到礼部,愿用倭人之计划换取传教之权,草草的应付了他,却知道社稷并不安稳。他带来的器具精巧华丽却并无大用,毛人都把心思放在这个上面了?
  听闻我要出使,选拔随行使团,诸多同僚艳羡不已。何来艳羡。跋山涉水,舟车劳顿,沿途还有盗匪出没,这便是美差?跟父亲交代了事项,甚至做好了殉国的准备,临行前,郑重的把周儿托付给宁怡,还有肚子里面的孩子。她浅浅的哭着,让我心里有点对家的不舍。敬修依旧如常,还笑嘻嘻的说,大哥,带个朝鲜女子回来做妾也不错。
  共计要带物品:王侍郎家人参一支,梁尚书家人参两支,赵尚书家人参两支,冯公公人参十支,还有我的老泰山前冯尚书,人参两支。
  这个高丽没啥特产,就产人参。所以,还好带的东西不多。
  一路辛苦自是不必待言,之前一些高兴的官员现在都黑着一张脸,每日躺在马车里面哼哼,倒是兵部的几位官员不辞辛苦,一路走来精神一直不错,聊以宽慰。陆路辛苦,海路颠簸,幸好路程不算很远,这才对三宝太监当年下西洋的举动颇为理解和崇敬。
  在朝鲜得到国君的款待,晚上竟然也有侍女伺候。高丽女人也没什么稀奇的吧,打着手势让她出去,千难万险的来到高丽,又不是为了来睡女人。
  事情很顺利,人参,自然不用买,国君已经准备好了。动身回国,还是我大明朝物华田丰。同来的兵部侍郎带了一个小妾回去,同行的还有国君准备给皇上的一排小妾。回程,于是拖沓。
  终于回家,觐见皇上呈上贡品,向趴在榻上的父亲汇报情况,顺便责备敬修。父亲气色很差,勉强上朝,赶紧找孙先生来看,孙先生苦笑着说父亲在此职位上内忧外虑,始终悬于心间,若是他自己放不下,再有良药也是没用。
  宁怡肚子已然开始隆起,预计八月临盆,敬修的妻和妾皆无所出,母亲欢喜之余有些牢骚。鬼节过后三天,父亲忽然无力走路,榻上随处可见鲜血淋漓,食不能进,便如酷刑。孙先生无计可施,父亲痛楚,暗示让他腹泻也好过现在。
  服用了泻火之药,腹痛总算好过一些,可以进得少许食物。给父亲上药的时候小心翼翼,他惨笑着说:“想我一生竟然被这个屁股所累,真是好笑。”凡来探病之人,除了张四维大人,父亲一律不见。
  孙先生悄悄于一边说,大人脾胃本就不好,还用这等猛泻之药,恐怕受不起,还应宜长期修养。第四天,父亲坚持从病榻起来要去上朝,说恐怕累计诸多事情,更衣之时,突然昏厥,便,再也没有醒来。
  我于是经历了一场超级奢华的葬礼,和祖父的葬礼相比,来的人品级更高,收到的吊唁更悲切,哭声更伤心。我和弟弟很茫然的跟着母亲跪在灵柩之前,觉得人生真是虚幻。人有生老病死,只是,来的太突然。
  小苏也来吊唁,趁机让我隐居山林,内心隐隐有一丝不快。我父亲的政治生涯结束了,可是我的,还没开始。就算不能做到像父亲那样彪炳千秋,至少也要在礼部做出一番成就来吧。
  她很失望的走了。这次我决定不听取她的建议。
  宁怡肚子很大,走路颇为困难,母亲只是让她小跪一会便去休息。
  我和敬修是不是需要考虑一下我们的未来?张四维大人来,嘘寒问暖一阵,转达了皇上的哀悼,便就告辞。
  父亲就这样没有了吗?好虚幻……这样也好,从此我便可以走出父亲的荫蔽了,内心竟然隐隐有一股期盼,好像我等待这天已经许久了一样。
  忽然有一天,那天是什么日子我也没记得,总之就是很正常的一天,家里突然来了许多官兵,抄家。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二品大员,何况朝廷里面大半都是我父亲的亲信,做人不需要这么凉薄吧,何况,没有圣旨,谁敢如此?
  我抓住一个兵:“你们是谁派来的?冯公公呢?你是东厂的还是西厂的?我要面见皇上!”那个兵把我甩在一边,根本不理会,径自的抄家,把一堆人赶到一起。宁怡走路慢了几步,正想回过头去搀扶她,便有兵过去踹她,敬修扑过去护,反被踢到一边。我赶紧把周儿的眼睛捂上,他已经是吓得忘记哭喊,只是抓着我的下襟。可怜的孩子,从出生起,他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阵势吧。
  “你们,没有王法!”我干涩的说了这么一句,还不太敢得罪他们。敬修则扯着嗓子喊:“王八蛋,什么东西!”我拉了一下敬修,让他不要再骂,以免惹怒了这些人,结果他们好像没听见一样,只顾着把我们集中到一起。
  母亲颤巍巍的走着,好像在梦里一样。大家坐到一起,宁怡艰难的坐下,她快要待产了啊……就这么默默的坐着,没有人说话,敬修的小妾们开始哭了起来。敬修烦躁的骂她们,越骂哭的声音越大。耳边除了哭声,还有翻箱倒柜的声音,器皿砸破的声音,渐渐的,在我耳朵里面越来越远。
  我就木然的坐着,直到怀里的周儿哭着说:“爹,我饿……”,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裤子早就尿湿了,这个孩子,第一次这样吧,会不会是我们的死期到了?
  不报希望的说:“兵爷,能帮忙给传封信么?”没人理我。
  终于,吵闹声停了下来,有人过来宣布说:“张家的仆从奴婢的过来造册。”然后一大帮人就被引走了,连敬修的小妾们也都跟着跑了。敬修的妻突然大哭起来,好像她嫁到张家是一件此生最倒霉的事情。然后我们身上值钱的东西也都交了出来,周儿的长命锁也被拿走了。此一时彼一时,还是顺从下比较好。
  房间里面空空的了,一会又扔进来一些人,是一些远房亲戚,不和我们住在一起的。母亲念了几声佛号,我把周儿交给宁怡,和敬修说:“走吧,我们去寻些吃的。”
  行动倒是不被限制,只是,限制在张府的一块。这原本华丽的张府,如今成了牢狱。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