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海打工回家

小说:乡村女人 作者:黑ya子

    在河南的一个偏僻的农村,这里依山傍水,下游是个水库,村子就在这个水库的上游,这里没有很多的土地,村子也不是很大,只有三十户人家。

    祖祖辈辈在这里生活的人们以前过的是穷苦的日子,现在随着农民工的进城,不但把城市建设的漂漂亮亮的,这里的农民也从城里拿回了可以贴补生活的资金来源。

    六月的天气是一年之中最热的天气,村里的人都躲在家里的电扇下不敢出门,外面的太阳像一把火一样的炙烤着大地,地面上细细的看就能感觉到一种蒸汽在活动着。这样的天没有人敢在外面经受这种高温。

    佳妮的家在村子的西面,独独的在一座坡头上。她是一个三十岁的女人,高高的瘦瘦的身材很苗条,皮肤是很普通的肤色不白也不黑,不过近两年在家里生了两个孩子。天天的在家里带孩子没有经历过太阳的炙烤和紫外线的穿射,脸色就是那种很健康的红白了。

    虽然她的眼睛不大,但是笑起来很迷人。况且她爱笑,前几年出外打工的时候就是因为她爱笑还使几个男孩对她进行过猛烈的追求,但她是结了婚的女人,她没有被外面的景色迷倒,在大儿子七岁的时候她又回来生了第二个儿子和女儿。

    她今天格外的高兴,心里热乎的就像外面的太阳一样是最高的温度。原因特别的简单:今天他的丈夫就要回来了。

    她的老公是比她大两岁的男人,别人都叫他老海。就是他上面有个哥哥,他排行第二,所以他的这个名字就成了他的代号。

    老海和其他的村里人一起在外面打工。在城市里建筑楼房,活是很辛苦,但没有文化没有背景的农村人没有其他的赚钱门路,只好为中国现在兴起的大拆大建做贡献了。

    辛苦归辛苦,现在建筑工人的工资上升的速度很快,每天也能赚个两百多元了,这个数字对于农村人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

    六月的天气热的人没有办法,建筑工地上壳子板也是黑色的,老海在工地上干的是钢筋工,黑色的板子聚焦了阳光最大程度的热量,站在上面脚都站不住。能闻到一股烧胶片的味道。手摸到钢筋的时候钢筋就好像是从火里捞出来的一样烫手。

    那里的工人很多都中暑了,头晕干呕,抬不起头。可能此时你会发现生活在底层的农民工有多么的辛苦来了。正是这种恶劣的高温天气,老海也中暑了,头晕的厉害,所以他休息了两天之后感觉好点了,但是看到这样毒的太阳他的心里发憷了。想起家里的老婆孩子这么的热天吃东西不方便,出门不方便等等的一切能为自己回家找出的理由,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回家

    坐上回家的汽车,他的心情就好了很多,想着晚上就能见到自己的儿子女儿了,笑意挂在了他的脸上。

    最让他高兴和想念的还是他的老婆佳妮,有这么一个漂亮的老婆在家里等着能不高兴吗?

    经过一天的行程,当恶毒的太阳渐渐的失去它那强烈的光线将要落山的时候,一辆唯一通往山村的班车晃晃悠悠的走到了一个小河边上,老海拿上自己的东西下了车。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上了坡,老婆抱着小女儿站在门口羞涩的笑着逗女儿说:小妮妮,看那是谁回来了,那是爸爸回来了,爸爸想我的小妮妮啦。

    其实她自己内心里明镜似的,老公对孩子们当然是都好,但是老公最爱自己了,每次出外干活不到两个月就会找借口回来,回来这几天里就会缠着自己在床上做夫妻做的事情。

    “小妮妮,噢,看小宝宝想爸爸了没有”老海放下给孩子(色色小说 们买的玩具伸手接过了女儿,四个月的女儿什么也不知道,就是会冲着大人的脸笑。

    “别人回来没”佳妮问。

    “没有,他们都不想回来,在那里干一天休息两天,病了也不回家,我就想不通”老海为自己单独回家找了一个借口。

    “这样的热天,在家也好,钱是赚不完的”老婆热心的话语安慰着这个漂泊的男人。

    “还是老婆好,知道心疼我,在工地上受别人的气真的不如在家里”老2贫嘴的逗着佳妮。

    “进屋吧,外面还是太热”佳妮拿起老海带回的袋子进了屋。

    屋子里简单的摆设没有什么特别昂贵的家具,挂在房顶上十年了的吊扇吱吱呀呀的转着,屋里比外面当然要凉快的多了,因为这座房子还是早二十年盖的瓦房,还是土打的墙壁,这种房子现在没有多少了,但是隔温是这个房子最大的好处了,冬暖夏凉的。有时候农村人就会说城里人不知道怎么享受,都盖成土打的墙有多么的好啊

    二儿子名叫子皓,还在床上睡着没有醒,老海抱着女儿在床边看看儿子熟睡的表情满意的笑着说:这个家伙贪睡,两个月没见就变样子了。

    “那肯定了,小孩子长的多快呀”佳妮附和着说。

    “子峰呢?”老海这个时候没看到大儿子就问。

    “出去玩了,不到天黑就是不着家‘”佳妮嘟哝了一声。

    “最近他学习怎么样?”老海找着话题看着佳妮问道,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

    “你的儿子你还不知道啊,每天就是贪玩,学习不还是那个样子”

    “唉,一定要他好好的学习,不能让他再像我一样了,出门打工太受罪了,真不是人干的活”老海感慨的说道。

    佳妮接过女儿,在怀里晃了几下就慢慢的闭上眼睛了,她睡觉是这个习惯,就是该做饭的时候睡觉。

    “你看着他们睡,我去做饭”佳妮说着就站起来在面缸里挖了一碗面倒在盆里,用水拌了面,开开电源,小型的电动面条机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叫声很刺耳。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