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人是你的,怎么样?

小说:乡村少年 作者:逍遥夫子

    [第14章  VIP卷 第十三卷 卧虎风云]

    第1345节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人是你的,怎么样?

    吃过早饭,甄诚将自己和东方无敌商量的结果向狗娃子解释了一下。东方小玉满脸羞红,嘴角挂着得意的微笑,狗娃子闷声不响,冷着脸,一眼不吭,也没有强烈的反对。

    事情就这样确定好了之后,甄诚把每天负责伺候东方无敌饮食起居的任务换成了东方小玉和狗娃子,饲养鸡鸭的任务交给了牛娃子和潘明星。这样做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增加狗娃子和东方小玉的交流时间,另外一个方面也是出于对狗娃子伤势的考虑。来回走一走,对狗娃子有百利而无一害。

    东方无敌昨夜睡得不好,商谈好事情之后,就在狗娃子和曾孙女的陪同下去了房间休息。东方小玉安顿好爷爷之后,就和狗娃子一起去天波市买中药,知道狗娃子有伤在身之后,东方小玉像是自己得了病一样,异常的焦急和紧张。更何况两人关系也得到了太爷爷的认可,东方小玉心里开心的不得了,再次走出麻雀山庄的时候,东方小玉已经红着脸拉着狗娃子僵硬的大手得意的炫耀了。

    处理好东方小玉和狗娃子的事情,甄诚就急忙的向办公室走去。时间已经快九点了,想想昨天答应欧阳萱儿要在今天上午谈事情,甄诚一边走,一边仔细的思考可能谈到的事情。

    “你可真够忙的!”甄诚推开门走进房间,就听到了欧阳萱儿的一声好听的埋怨。

    办公室里氤氲着茶香,在自己的茶几上,放着一大量杯的凉茶,也有一杯刚刚沏好的茶杯放在边上。

    欧阳萱儿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水的味道,脸上的笑意配合着室外射进房间的阳光,甄诚走到沙发前坐好,一扫阴霾,心情大好。

    办公室的窗帘都打开着,欧阳萱儿营造了一个很好的,阳光明媚的谈话氛围。

    “解决了一下狗娃子和东方小玉的事情,所以就耽搁了!”这种八卦的消息,即使自己不说,欧阳萱儿一样也能知道。甄诚坐下连着喝了两杯凉茶,抹了抹嘴,耐心的解释。

    “知道!我知道你是大忙人!”欧阳萱儿坐在甄诚的对面,稍稍侧着身子,满脸笑意的说道,“在燕京的时候就很难看到你,没想到出了燕京,你依然这么忙碌!以前不了解,还以为你是靠着几座大靠山向上爬呢,现在了解了才知道,你工作起来还真拼命!”

    欧阳萱儿的开场白很精彩,恭维却不甜腻,即使甄诚这样不喜欢虚伪客套的人听在耳中也感受到异常的舒爽。

    “不忙碌,哪里有饭吃!”甄诚笑了笑,放松的倚靠在沙发上说道,“说说你要谈的事情吧,如果你想回燕京,我同意!”

    “回燕京?”欧阳萱儿没想到元旦之前还强烈反对自己的回燕京的甄诚,突然间建议自己回燕京,收敛笑容,很是郑重的问道,“甄诚大哥是不是对我不满意了?”

    “哪里的话!”甄诚摆手说道,“我就是有感而发!”想想欧阳萱儿刚刚和牛娃子分手,甄诚感觉自己刚才的建议确实容易让欧阳萱儿想入非非。

    “我突然不想回去了!如果有可能,我等到春节的时候再回去好了!现在这个时间回去,每天都要参加酒会和应酬之类的活动,实在太烦了!”欧阳萱儿郑重的表态道。

    “那你今天要和我谈什么?”甄诚实在想不出欧阳萱儿要干什么,抬头看了一眼问道。

    “你知道森野进入国安的事情吗?”欧阳萱儿看了甄诚一眼,郑重的说道,“我希望你能帮我!”

    “森野进入国安?我帮你?”甄诚很是不解的反问道,“这次回燕京,我还真见到森野了,但我怎么没听说他要进入国安呢?你们国安的事情我怎么帮你?”

    “森野现在虽然还没进进入国安,但也就是一两天的事情了。昨晚我父亲回来的时候说的!”

    “你父亲昨晚出去了?”甄诚手里揉搓着茶杯,下意识的问道。

    “嗯!元旦这几天,我父亲都没在麻雀山庄,他去天波市消遣去了,昨天夜里才回来!”

    “怪不得,上次狗娃子发生事情的时候,我没见到你父亲。原来欧阳局长去消遣了!”甄诚嘴角带着嘲讽,声音中透着讥笑。

    “我知道你们瞧不起我父亲的所作所为,但他还是我父亲!在我面前,你可不可以给我一点儿可怜的自尊?”欧阳萱儿脸上的笑容还在,但神色间透着严肃。

    “我没那意思!你是你,你父亲是你父亲!”甄诚严肃的说道,“你刚才说,森野要进入国安,难道他也要进入国安八局吗?”

    “这也算是我们欧阳家考虑问题不周造成的吧!”欧阳萱儿理了理秀发,苦笑着说道,“我爷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我弄进寒芒做政委,森野却去国安八局当政委抄了我们欧阳家的后路!”

    “反正你也不打算接你父亲的班,这不刚好吗?”甄诚点了点头,毫不在意的说道,“这种事情,我根本帮不了你!”

    “森野进了国安局,我父亲想养老的想法可能就要提前结束了。明年我爷爷退下来之后,我父亲的位置肯定要被森野顶上。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欧阳家就彻底没希望了!”欧阳萱儿苦涩的说道,“如果你不帮我,等到我父亲从局长的位置上下来之后,我在寒芒的日子就到头了!”

    “这对我来说可不是坏消息!”甄诚毫不掩饰对欧阳萱儿担任寒芒政委的反感,很没同情心的说道。

    欧阳萱儿听到甄诚说完,突然看着甄诚呆呆的不说话了。

    是啊,自己从寒芒离开,这不正是甄诚想看到的吗?自己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怎么自己想解决问题的时候会来找甄诚商量呢?欧阳萱儿突然感觉很无助,看着甄诚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是不是话说的太直白了?”看到欧阳萱儿那无助的样子,甄诚语气温和一些的说道,“我不贪恋官位,对这种官场的权力延续之争更没丝毫的兴趣。如果是打打杀杀的,我可以帮助你,但像这样的事情,我真的帮不到你!”

    “有些事情,不是你想不想要那么简单!”欧阳萱儿回过神来说道,“别的不说,你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你有多少敌人?又有多少潜在的敌人算计你,你清楚吗?”

    “这个还真不清楚!”甄诚想了想说道。

    “我们欧阳家走到现在的位置,敌人有多少你能想象吗?在你的眼里,好像我们这些官二代想保住官位。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我们这些官宦世家的子女是骑虎难下,迫不得已。如果真的能从高官直接变成一个普通老百姓快乐的生活,那我一定庆祝三天三夜!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去了解过一些过气官员后代的生活,如果你了解了,可能就不会这样说了!”欧阳萱儿想想在燕京时候的所见所闻,想想那种生活可能就是自己未来的命运,眼中透着一丝恐惧,饱含希望的看着甄诚。

    “你爷爷不担任高官了,你爸爸不担任局长了,那些潜在的敌人就敢乱动了吗?”甄诚想不到像欧阳萱儿这样的官宦子弟还有这样的担忧,好奇的问道。

    “我爷爷百年之后,这种可怕的报复才会到来。我今年才二十岁,你说我是不是应该为自己的未来谋划一番!”

    “那你不可以出国吗?”甄诚能理解欧阳萱儿的想法,但依然不想稀里糊涂的插手欧阳家的事情。自己要是准备走仕途也就罢了,等找到自己的父母之后,自己就会毫不犹豫的离开寒芒,现在有必要因为欧阳萱儿的事情,为自己惹来莫名其妙的敌人吗?

    “出国?如果出国能解决问题,那我就不来求你帮忙了!”欧阳萱儿苦笑着哀叹道,“权力这东西也讲究因果循环的,你今天给别人带去了痛苦,将来的你或你的子孙就会遭到相同的打击。逃到国外的官二代不是没有,但很多人要么沦为妓女,要么在无厘头的斗殴中丧生,好一点的成为瘾君子,卖儿卖女的大有人在。”

    “有这么夸张吗?”甄诚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需要数据,还是详细的案例?你想要近五年的,还是五十年之内的?一周之内,我就能拿给你!”

    “算了,我相信你!”甄诚看到欧阳萱儿那确凿的眼神,摆了摆手说道,“我帮你,那我有什么好处?”

    “你帮我,我的人就是你的,怎么样?”欧阳萱儿咬着嘴唇,扑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甄诚缓缓的诱惑道。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