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野外偷窥

小说:乡村少年 作者:逍遥夫子

    [第18章  VIP卷 第十七卷 王国雏形]

    第1864节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 野外偷窥

    连甄诚都算上,寒芒才来了二十一人。按甄诚最初的想法,是没有分开寒芒众人,追杀圣骑士计划的。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圣骑士的实力,暂时还不是牛娃子等人能抗衡的。按照实力对比,现如今的三人小组能对付一个圣骑士就不错了。

    但,正所谓,计划没有变化快。事情并没有按照甄诚的等人的想法来发展,出现了太多的意料之外。如果还是按照原来的方式行进,那样甄诚等人还要处处陷于被动。

    虽然让寒芒众人分开追赶圣骑士了,但几个小队之间依然用暗号保持着联系,相互提醒着前进。

    甄诚虽然表面上说的冷漠,但行动上却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原本无所事事的甄诚,突然变得忙碌起来,经常的在丛林里穿梭。

    一个目标,突然变成了八个,任何一个跟踪者都会异常的头疼。最令跟踪者头疼的是,这八个目标间是相互关联的。

    进入野人山的第八天白天,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渐渐接近本帕本山峰顶了,夜里的气温明显低了很多。

    夜黑无月,甄诚灵活的跟在小黑的身后,慢慢的接近自己的目标。

    丛林中奔行的小黑,辗转腾挪的速度,即使是甄诚,跟踪起来都很困难。大约一杯茶的时间,小黑才在距离甄诚露宿地很远的地方停下。

    “嗷——”一身黄黑斑点的猎豹出现了,低吼一声,开心的冲向小黑,扭打成一团。

    动物就是动物,对于人类,它们有着自己的判断;如果你希望一只豢养的动物永远都忠实于你,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动物与动物相处,动物与人的相处,其实与人类社会没有什么两样,开心了,就生活在一起,不开心了,就分开。

    小黑坐在猎豹的身上,就像一个人骑着高头大马一样,在丛林里穿行。那架势,就像黑脸的包公深夜出来巡视。

    猎豹虽然力气很大,但身上压上小黑的身体,速度明显慢了很多。甄诚不紧不慢的尾随着,跟着这两只动物,缓慢的向自己的目标接近。

    看到猎豹,甄诚就知道谁是那幕后的黑手了。果不其然,猎豹驮着小黑停下的时候,那伽部落的神婆出现在了甄诚的视线里。

    神婆上身的纹身,即使在黑夜里依然那样吸引人眼球。凹凸的身材,在这样的丛林里释放着无尽的诱惑。上身近乎全裸,下身也仅仅围着豹皮短裙。

    最令甄诚惊讶的是,在神婆的身下,一条巨型蟒蛇正盘成坐垫的形状,任由神婆坐在上面。一块宽大的石头周围,像动物园一样,聚集着各式各样的动物。

    看到小黑到来,一副很开心的模样。从蟒蛇的身上走下,缓步向小黑迎去。

    “吼——吼——”小黑缓慢的上前,被神婆轻轻的抱了抱,兴奋的拍打自己的胸膛仰天长啸。

    “嚎——吼——”

    看到神婆搂抱小黑,周围的动物眼红的嫉妒,大声的吼叫,发泄自己的不满。对小黑这个外来者,释放着浓浓的凶意。

    “嘘——”神婆的食指放在宽厚的嘴唇上,做出了噤声的动作。

    原本骚动的兽群,突然像个乖宝宝似的,乖顺的坐着,既不相互攻击,也不乱动。每一次神婆的目光扫过,那一只只像王者一样的动物都会温顺的低下头。

    “小黑,跟我说说,你的主人现在到哪一个位置了!”神婆的声音不大,基里哇啦说出的言语,甄诚一句也听不懂。甄诚是根据神婆的神态和唇语,隐约猜出大概意思的。

    小黑的脸上一副为难的表情,想了一会儿,拿起地上的一块大石头,在神婆的面前砸成了八块。

    “小黑,你真聪明!”神婆看到那八块石头之后,大声的赞扬。

    “吼——吼——”小黑串上跳下的大叫,显得异常的兴奋。

    “丢人!”甄诚看着小黑那痴迷的模样,心里暗想,“如果吴欣在这里,估计小黑就不会被神婆迷惑了!”

    甄诚明白小黑为什么最近晚上总不在身边了。想想前几天被狼群和蜥蜴的攻击,甄诚几乎可以确定一点儿,小黑跟眼前这个神婆的交往不是一天两天了。让甄诚异常不解的是,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神婆呢?

    “难道这神婆就是那个被灭族的部落的少主?”甄诚还记得,金万曾经跟自己说过,那个被灭族的部落的少主懂兽语。“金万离开了,自己当初又忘记询问是男是女了!”

    “不对啊!”甄诚猛地想起,在神池参加婚礼的时候,金万也参加了。如果神婆就是那个少主,金万没理由认不出吧,难道金万也有问题?”

    甄诚不急着抓捕神婆,因为在神婆的身边,肯定还有其他人或者野人,这从神池遇袭时,通过那密集的箭雨就可以猜测得出。

    神婆坐在动物群中,像个帝王一样,摸摸这个,抱抱那个,一副娇憨的模样。

    甄诚百无聊赖的坐在草丛中,警惕的偷窥着眼前的恶心场面。等了半个多小时,甄诚已经准备要放弃的时候,树林里传来了轻微的响声。

    声音很轻很轻,即使是甄诚,如果不用心聆听,也发现不了。

    甄诚急忙屏住呼吸,等着这个人的出现。

    “哗啦——”对方试探了几次,没发现什么危险,突然从神婆的后面丛林里串出,身形鬼魅的扑向了神婆。

    神婆周边的野兽,没有一只敢于大吼。神婆看到黑影,脸上更是显出一副迷离的表情,眼中透着狂热,身体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姿势。

    来人有接近两米五的身高,浑身厚厚的绒毛,但脸上的绒毛好像经过修理一样,冷傲的五官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这才是真正的野人!”甄诚能明显感觉都眼前这男子的爆发力,一种常年生活在大山里,养成的野性,在这个野人的身上绽放的淋漓尽致。

    野人全身没有一块布片,腰间那硕大的雄壮之物,有小孩的手臂一样长短。

    “撕拉——”

    甄诚还没搞清楚这野人和神婆到底什么关系的时候,神婆胸前那黑不溜秋的胸罩已经被扯开了,硕大白皙的*突然在黑夜里涌入甄诚的视线。

    “哗啦——”神婆的豹皮短裙也突然被野人拉下,甄诚来不及反应,眼前已经迫不及待的上演了一副野外春宫的画面。

    “我靠!野战!”甄诚的一颗小心肝突然蓬蓬狂跳,眼睛也一下子瞪得圆圆的。不是甄诚喜欢偷窥,而是诱惑当前,甄诚没有回避的可能。

    类似于打野战的知识,像开闸的洪水一样向甄诚的脑海里涌。但比照眼前的两个人,甄诚觉得那些所谓的有经验人士,其实都在放屁。

    现代人打野战,选择的场地可以是公园的围墙,或是矮灌木的花园,还可以是学校的足球场的草坪。但不管是选择哪一个场所,肯定都要让自己的身下软和一些。

    甄诚看到的眼前的情形也是如此,但眼前的软和床垫,却可以让突然闯入的人吓得面无人色。

    野人和神婆两人,居然是在蟒蛇的身上享受着,疯狂着。

    大蟒蛇的身体被揉搓成了各种形状,忍受着挤压的疼痛,发出痛苦的嘶叫声,但却不敢逃离。

    野人和神婆的动作,花样百出,看得甄诚阵阵脸红。围拢在神婆和野人周围的群兽,像是在电影院看电影的观众一样,发出阵阵兽吼,但却舍不得离开。

    看着眼前的情景,在看看周围的大山,甄诚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诗经?台南》的《野有死麇》:“野有死麇,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林诱之。林有朴,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舒而脱脱兮,无感我悦兮,无使龙也吠。”

    以上的意思是有个猎人在野外打死了小鹿,用白色的茅草把它包好,一个少女对他动情,他就趁机挑逗她。最后三句很生动地表现出那个少女和猎人一起走向密林深处的心情:轻轻地走,慢慢地走,不要急躁,不要碰我腰间的围裙,不要惹那黄狗怪吓人地汪汪叫。

    走向密林深处干什么?

    不用说,肯定是去*,但是诗不直接描写*,只是描写二人向林中深处走去的心情,引而不发,多么风流蕴藉,又多么自然健康。所以孔子对《诗经》的评价是:“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和谐美好的*,被野人和神婆搞成这个样子,甄诚郁闷的骂道,“畜生就是畜生!”

    甄诚不再看了,因为眼前的情景,简直是对*的亵渎,如果要寻找一个恰当的词汇来形容,应该是“狂野,抑或是变态!”

    “啊——”甄诚收回目光没多久,心情还没完全平复,远处的丛林里突然传来了神婆凄惨的哀嚎叫声。

    甄诚急忙抬眼观瞧,看到了一副惨绝人寰的画面。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