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节

小说:乡村守望的女人 作者:古墨子

  37
  
  
  俩人回到王菜园的时候天已经黑透透的了。
  赵海生把架车放下来,把老母猪慢慢地秃噜到地上,一边解绳子一边问何秀兰,猪圈在哪儿啊?何秀兰说,先拴一夜,明儿再垒吧。赵海生听了,不由扭了头看何秀兰,黑暗里什么也看不清,但他还是瞅了瞅。这就是说,老母猪是何秀兰自作主张突然牵的,说不定连商量都没顾得上跟她婆子商量哩。
  金旺娘正在堂屋里坐着,听见院子里传来老母猪的哼哧声,以为谁家的老母猪闯进来了,嘴里轰着,吼,吼,吼!扬着拐棍虚张声势地赶了出来。
  赵海生说,别吼了。婶子,您媳妇叫老母猪给您牵回来了,您家有猪了。
  瞎婆婆说,啥?
  赵海生知道她听清了,只是有点不敢相信,因为全村那么多户人家只有她家多年来除了鸡什么也没喂过,突然间不吭不哈的就牵个老母猪回来,心里哪会踏实得了?赵海生就笑着又说了一遍。瞎婆婆半是叹息半是应地咦了一声不吭声了。
  赵海生就问何秀兰,栓哪儿啊?
  何秀兰看了看,说,就栓树上吧,反正就一夜,凑合着就过去了。
  赵海生很快就把老母猪拴好了,说,我走了。
  瞎婆婆说,慌恁紧啊,连口水也没喝呢。
  何秀兰说,别走了,我这就做饭。
  赵海生说,不了,不了。我还得叫架车还人家哩。说着,拉着架车走了,走了几步又回来了,说,我明儿个来给您砌猪圈。
  何秀兰说,哎,又麻烦你。赵海生说,没事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赵海生一走,瞎婆婆就说,他嫂子,这,弄个猪,还是老母猪,咋喂啊?
  何秀兰说,没事啊,人家都能喂,咱也一样能喂。你就放心吧。
  瞎婆婆哪里放心得下?只是嘴里不好说。
  何秀兰问,大娘,你还没吃饭吧?
  瞎婆婆说,吃了。
  何秀兰问,啥饭啊?
  瞎婆婆说,你擀的面条子啊。
  何秀兰说,那是晌午饭,现在都黑透了。
  瞎婆婆说,我知道,我兴的你得几天住哩,晌午吃撑了,就没做饭。说完这才顾上问,你咋没住几天啊?
  何秀兰点了灯,把瞎婆婆搀到灶屋里,洗了手忙着做饭,说了买老母猪的情况,歉意地说,本来想跟你商量的,可是来不及了,就先买下来了。
  瞎婆婆忧愁地说,好是好,可咱哪有钱给人家啊,金旺出去跟人家借的路费还没还呢。
  何秀兰说,这个你不用愁,俺爹已经垫上了。
  瞎婆婆说,那也得还啊。
  何秀兰说,缓一阵还,没事的。
  瞎婆婆还是愁眉不展,说,咱这样的家,别说猪,羊也喂不起啊。
  何秀兰说,再想办法呗,喂上一窝打住底,以后就好了。
  瞎婆婆没办法,只好由她。
  吃完饭,要喂猪了,何秀兰突然想起来,拿啥喂啊?猪食一时还好,跟别人家借点麦麸啥的就能先凑合一顿,可是猪食槽呢?这不能再借了吧?一边刷锅一边想,等锅刷好了,还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不得已只好拿了洗脸盆权作一时之计。
  老母猪走累了,何秀兰敲着洗脸盆,嘴里换着猪姥姥姥姥,猪姥姥姥姥,半天才哼唧哼唧的爬起来,吃起食来也有一口没一口的。何秀兰看着有点着急,怕老母猪万一有个好歹来。上半盆猪食没吃完,老母猪就卧了。何秀兰一直看着,看老母猪不吃了,卧了,她心里急得什么似的,不过,她也没办法,也怕婆婆着急,就什么也没说。
  婆婆眼睛不行了,可好像还能看见似的,说,他嫂子,猪没事吧?
  何秀兰听了赶紧说,没事。
  婆婆说,我咋听着吃得不欢啊?
  何秀兰说,可能走累了。
  婆婆说,可别出啥事啊。
  何秀兰说,不会的。只好又看了一会儿,这才犹犹豫豫地关了门,就要睡了,又不放心了,悄悄走过来看了看,见老母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吓了一跳,轻轻驱赶了一声,老母猪听到动静哼了哼,却懒得动一动。何秀兰这才放心了。
  夜里,何秀兰做了个梦,梦见她端着一盆猪食去喂猪,老母猪却不见了,到处找都找不着。何秀兰一下吓醒了,赶紧披衣下床打开门,看见院子里一地月光白亮亮的,老母猪白白的躺着还在,只是跟临睡前一样动也不动,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老母猪感觉到有人,哼了哼,还是一动不动。何秀兰看了一会儿,这才回屋睡了。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婚礼管家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泽奎网络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